第三二零章 花好月圆(大结局)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告别了有些依依不舍的侯爽爽,我迈步走下天柱峰。走到一半,忽然心生感应。我回头向山上看去,一个身穿粉红道袍的人影影影绰绰的站在山上冲我这边挥舞着手臂。我知道这是师影在向我道别,我强忍着心里的不舍,使劲冲山上挥动了几下手臂。然后转身不敢再回头,一路快步疾行而去。

    “师傅,麻烦送我去灵泉寺!”从武当山上下来,我便马不停蹄的赶往了杭州。下了高铁,我伸手拦住了一俩的士对那个年过50的司机师傅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嘿?我开了半辈子出租,这是第二次听人要去灵泉寺。上一次,距离现在有小20年了吧?我还记得,当年那个小伙子挺漂亮的。我说,灵泉寺我可是不知道在哪里。我只能和20年前送那小伙子那样,送你到灵隐寺,你看成不?到了灵隐寺,你问问庙里的和尚,他们都是一个系统的,没准能够知道那个灵泉寺在哪里!”那师父在那里笑道,他明显没有认出我来,因为我就是他嘴里的那个20年前长得挺漂亮的小伙子。只不过,有用漂亮来形容小伙子的么?要说世间之事,还真是缘份使然。要不然,怎么时隔20多年,我依然能遇上这个当年载过我的司机师傅呢?

    “师傅,20年前坐你车的,也是我!”我递了一支烟过去,对司机师傅咧嘴笑着说道。虽然当年只是一面之缘,可是再见之时,我居然心生出一种他乡遇故交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,你看我这眼神。当年那个小伙子是你啊?我说你怎么出家当道士了?留了胡子真认不出来了哈哈哈。缘份,真是缘份。今儿这趟车,不收你车钱了。就为了咱俩之间的这个缘份!”司机师傅接过我的烟,无限感慨的在那里说道。他也没想到,时隔20年后,还会和当年的乘客相遇。当年我16,他30,我俩均是风华正茂。斗转星移,20年后我已年近40,司机师傅也已经年过50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缘份。”我对司机师傅一稽首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送你去灵隐寺么?或者,你指路我直接送你去灵泉寺?”司机一边驾车一边问我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灵隐寺吧,灵泉寺太偏僻,而且那里的方丈也不喜欢为外人所知。”我看着车窗外的那些高楼大厦,还有衣服越来越透的妹子们,嘴里对司机师傅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灵隐寺!”出家人各有各的怪癖,这一点司机师傅能够理解。至于灵泉寺的方丈为什么不喜欢和外界打交道,他没兴趣去了解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到地方了。那个,咱们下次见!”司机师傅将车停靠在灵隐寺门前,随后伸出手来和我握了握说道。至于车钱,人家说什么也不收我的。

    “女施主,贫僧看你这面相乃是大富大贵之相。为何你却说自己半生穷困呢?不如,贫僧再为你看看手相,仔细研究研究如何?”进了灵泉寺的庙门,来到大殿之前。尚未进殿就看见灯草正在佛祖面前拉扯一位30来岁的女子在那里掰扯着。在他身边的桌案上,灯芯则是趴在上头眯着眼睛用鄙视的神情看着这个秃驴。出去云游一次,这货回来就有些不正常了。也不知是不是在云游的过程中,被那些个红粉骷髅们给迷花了眼。

    “哎呀,大师,上回你也是这般说的。然后非要给人家摸骨,到如今人家还不是没挣着钱么?大师呀,你这里的签到底准不准呀?”那女人扭动着身子,欲拒还迎的在那里和灯草黏糊着道。

    “贫道教你个挣钱的方儿。要想快速发家致富,有两条路可走!”我迈步进了大殿,看了看那女子水汪汪的桃花眼对她说道。凭我的直觉,这个女子不是善茬儿。灯草若是落她手里,没准到最后连庙都得卖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,道长怎么跑人庙里来了。快快,道长快告诉我怎么才能快速的发家致富?”那女子闻言一抬头,正好和我看了个对眼。随即用那双桃花眼冲贫道甩来十斤八斤秋天的菠菜之后,从蒲团上站起身来扭动着水蛇腰就准备凑上前来。她的这番做作,更让我坚定了先前对她的判断。这个女子,十有*是从东莞回来的。外头的生意不好做了,如今她是连和尚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“第一条路,找个有钱的老头儿嫁了。折腾几年,老头儿死了,家产起码分你一半!第二条路嘛,女居士不如重操旧业如何?只是莫再来佛祖跟前勾搭他的弟子了,会有天谴的!”我一拂袖,将那女子拒之身外随后捻须对她说道。别说,如今的我,需了须之后看起来,很有些得道高人的味道在里头。我面色这么一冷,一番话说罢那个女子居然不敢再接着放肆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真扫兴,哪里来的牛鼻子,坏了姑奶奶的好事。和尚哥哥,过几日我再来找你啊。”那女人溜出庙门,走了几步后这才不甘心的回头冲我和灯草嚷嚷起来道。一句话没喊完,晴空一声霹雳,噼啪一声霹在她脚边打出一个浅坑来。女人见状一哆嗦,这才双手合十脚步匆匆的往庙外跑去。估摸着,她今后也不敢再来和和尚哥哥亲近了吧?等她走后,我这才露出藏在袖子里的右手撤去了指诀。刚才那一声霹雳,只不过是我冲她脚下放了一道役雷咒而已。

    “敢不敢有点品味?敢不敢有点品位?你这个死秃驴,骗老子说出去云游。云游你妹,云游回来就变成花和尚了?还尼玛摸骨,说,摸了多少钱的?”我一把抓住灯草的僧袍领子,恶狠狠的冲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没,没摸多少钱的啊!也,也就50块钱儿。”灯草咽了口唾沫,在那里眨巴着眼睛对我说道。一听他居然在那种女人身上消费了50块钱,我抬手几个爆栗就敲在他的光头上。想当年贫道和他从灵泉寺出发去历练红尘,也才带了25块5毛钱。如今这和尚是有钱了还是怎么地?居然这么大方的摸了50块钱儿的?随着灯草这句话落地,一旁趴在桌上的灯芯也是觉得羞愧难当,一抬爪将自己的脸给遮挡住,再也不肯看灯草半眼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,干脆还俗结婚。青莲师叔也没说不让你成家吧?”我看了看即为安静的灵泉寺,对灯草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俗?贫僧是决计不肯的。”灯草一听我劝他还俗,把颗光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在那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青莲师叔去哪了?这么多年没见,挂了?”我探着脑袋在庙里左顾右盼了半晌,这才回头去问灯草。照道理说,我来这么会儿功夫了,青莲师叔若在早就让我去拜见了。更何况,他要是在的话,哪里会容得灯草和女施主打得火热?

    “你师父才挂了,我师父去茅山找你师父去了。说是灵泉寺住腻味了,天天看着我这张脸,有碍于他钻研佛法。还有我师父说,当年你师父在庙里住了那么久,也没见他给半毛香油钱。如今他决定去茅山,将当年你师父欠下的香油钱给吃住回来。这庙,暂时就交给我打理了。嗯,贫僧如今已经是正经八百的灵泉寺住持大师了!”灯草摸了摸头上我被敲出的红印子,鼓着眼珠子对我说道。说起住持大师,这个秃驴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“那行,看你活得挺滋润的,老子也就放心了。前几天去了一次武当山,侯爽爽和师师叔也还不错。就剩下梅九姑那里没去探望了,在你这里住两天,就程过去看看她。晶莹不在了,我得多照看着她一些。”我将旅行包提着,从大殿里走出来来到左近的厢房开门进去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了,师兄你还是忘不了么?你和我不一样,我打小就是一孤儿,传不传香火的无所谓。你不一样,你家里还有老娘,你又是独苗一棵。若是不行,你还是找个合眼的成个家吧。还有,东北那边你不用去了。你师父早就把梅师叔给接到茅山上去了,说是替你照顾着她。”灯草随后进来,帮我倒了一杯茶水坐到我对面,面上很是郑重其事的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多操操自己的心吧,我这边,就这么地吧。我相信晶莹她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,一定可以!”我拿起茶杯,把茶水喝干之后把玩着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不如多待几日?”次日清晨,我往庙里的功德箱里塞了几千块钱后就对灯草提出告辞。功德箱里的钱不是给佛祖的,是我留给灯草的。这个憨货终日里泡面是一顿,白粥也是一顿的,长此下去身体非出毛病不可。见我要走,灯草有些依依不舍的挽留起我来。

    “来日方长嘛,我要想过来,随时都可以。对了你这个秃驴,下次老子要是过来还发现你搞那些个里格楞,老子非把你敲成释迦摩尼那个揍性不可。走了走了,别送了,大老爷们的,弄得那么矫情干嘛?”我走出庙门,转身对身后红了眼眶的灯草说道。随后三把两把将他推了进去,反手将庙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,保重!”打门内传出灯草低沉的声音。我吸了吸鼻子,将那股子酸意憋了回去。隔着庙门对他挥了挥手,随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唉~我来说几句啊。今天犬子做满月,多谢各位叔叔伯伯,爷爷奶奶们前来捧场。我这辈子,没什么大用,只能给他们娘俩个温饱。今天孩子满月,我就一个愿望。希望他这辈子能够无病无灾,吃穿不愁的。话不多说了,大家吃好喝好啊!”得知梅师叔在茅山上,我心知师父肯定会把她照顾得好好的。心里一寻思,也就懒得去茅山了。沿途我是走走停停,一路观赏着华夏的大好河山漫无目的的游荡着。走了一路,我的心境比起之前又有了些变化,变得沉稳了许多。来到一家酒楼,我正准备点菜吃饭,耳朵里就传来了一阵喧闹声。

    这段说辞让我产生了兴趣,因为我妈曾经说过,当年我做满月的时候,我爸似乎也说过这么一段话。我对服务员示意待会再点菜,从座位上站起身来,往隔壁包厢里走去!

    “这孩子,你看长得多俊呐。”我走到包厢门口,里面的主家正抱着孩子给客人们观看着。客人们一边往塞子的包被里塞着见面钱,一边在那里说着吉祥话儿。看着他们,我想起了我的父母,当年给我做满月时,心情大抵也是如此高兴吧?

    “哟,怎么来了个道士?道士,咱们这儿今天办喜事,来来抽根烟吃颗红蛋喜庆喜庆!”女主人无意间一扭头,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我。愣了愣,连忙迎了上来递过一支烟,拿起一个礼袋来塞进我手里说道。在她心中,如今出来化缘的和尚道士,都是混得不甚如意的。因为宗教协会都不止一次发出过声明,但凡宗教中人,都在国家备了案的,有国家财政拨款供养。只要是上门化缘的,都是假和尚假道士。看我面相,又不像什么奸猾之辈。女主人下意识的认为,我一定是某个不被国家承认的小道观里的道士。孩子做满月,来者是客,她决定多少给点东西,将我打发走算了。

    “哎,那个道士,说俩句吉祥话呗。要不帮我家侄儿看看面相,看看他以后是运气怎么样?”孩子的叔叔打座位上站起身来,拿着酒杯晃悠着就走到我面前说道。和尚道士什么的,在他印象里全是混吃混喝骗钱的神棍。他琢磨着,让我说几句吉祥话哄哄他大哥大嫂开心一下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孩子看见我,本来半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。随后伸出双手做出要我抱抱的样子,嘴里发出一声声清脆的笑声来。这一出,让所有的宾客,包括他的爹妈都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!”我伸出一根手指,放到孩子揉揉的手掌心里,任由他紧紧握着,嘴里啧啧有声的逗弄起他来。这个时候,我的心里涌出了一股子父爱的感觉。我第一次羡慕人家成家立业,生儿育女了。

    “做贫道的弟子如何?贫道保你无病无灾,吃穿不愁!”我用手指在孩子掌心挠了挠,然后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道。一路上孩子我见了没有1万也有8000,可是从来没有哪个孩子,如同这般让我心生怜爱之意。我觉得,这就是上天给我的缘份。我跟这个孩子,必定有师徒之缘。

    “臭道士说什么呐?想拐带我侄儿出家?”孩子闻言咯咯咯的笑着,眼睛眨巴着看着我,嘴里往外吐着泡泡,似乎在对我说着什么一样。而他的那个叔叔,则是一伸手抓住我的衣领子举起拳头来作势要揍贫道。

    “滚粗,贫道和我弟子说话,几时轮到你这老粗来掺和?”我反手一捏孩子他叔的手腕,脚下使了个绊子将他摔倒在地冷然喝道。

    “你我注定有缘,玉佩权当为师给你的见面礼了。你夫妇二人好生看养我这徒弟,十年之后贫道自会再来寻他。”我将一枚玉佩塞到孩子手里,然后伸出手去,不顾孩子妈妈厌恶的眼神,在孩子脸上摸了摸道。

    “这特么是哪里来的疯道士。特么的别让我再看见你,不然老子见你一次打一次!”等我走后,孩子的叔叔从地上爬起来,跳着脚在那里替自己挽回着被摔没了的面子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,我说弟妹,这枚玉佩不便宜。上回我看寻宝栏目,看见一枚差不多的,价值800多万呐!”一个对古玩有些研究的客人看了看孩子手心里的玉佩,倒吸了一口凉气在那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哎呀,这孩子运气真好,遇上个道士一甩手就几百万的东西送给他。这辈子可不是吃穿不愁了么?!”有几女客在那里羡慕嫉妒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儿子啊,我说隔壁的熊阿姨给你说了个对象。女方90年生的,长得漂亮,结过婚不过没孩子。你要是觉得行的话,今晚上去相看相看?”一路我心情大好的溜达了半个中国,一进家门,老妈第一句话就是这种让我脑仁儿疼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不去!我有媳妇!”我懒得和老妈多说,直接一口给回绝了!相亲什么的,我是决计不会去的。再说了,我还没沦落到饥不择食的地步吧?

    “如果下辈子我还能够记得你,我们死也要在一起”正和老妈说着话儿,我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这首歌,一直都是我的来电铃声。它让我时刻记得,鼻涕妞才是我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喂!哪位?”我看着来电提示里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楼喵喵,我们结婚吧!”电话里,传来一个我整整等了10年的声音。鼻涕妞的声音!

    “好!”我任由眼泪夺眶而出,笑着说道!

    (完)

    (书网)5858xs.com